香港六合彩猪哥报

渡江前,他忍痛拒絕寡母探望

2019-04-18 10:00:01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本報記者 唐春成 通 訊 員 吳俊杰 葉劍勇

  渡江英雄祁玉良。

  祁玉良珍藏的渡江支前光榮證。

  在靖江市靖城街道北大街社區靖北新村,住著89歲的渡江英雄祁玉良。

  在祁玉良家,珍藏著一張《渡江支前光榮證》,紙張已經陳舊,上面呈現出蛀蝕的痕跡。

  這張支前光榮證由“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”發放,上面寫道:“祁玉良同志系江蘇省靖江縣侯河區人,參加解放京滬杭戰役,配合本軍渡江,完成戰勤任務,本軍除致謝以外,特發給渡江光榮證,以資表揚。”

  祁玉良,1930年出生,是革命老區靖江市侯河鄉三圩埭人,曾任靖江渡江支前民工連連長兼指導員。1949年,他冒著槍林彈雨跟隨大部隊勝利渡過長江。

  大風大雨中

  他乘船跟隨大部隊渡江

  1944年,祁玉良在蘇北學校靖江分校加入青年團,194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1948年任侯河鄉指導員。

  回想起自己入黨宣誓的那一刻,祁玉良仍十分激動。“那年我15歲,我特別高興,想著自己是黨的一員了,一定要終生為黨奉獻。”祁玉良說。

  1948年冬季,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面組織動員渡江工作。祁玉良帶頭報名,組織一百余名靖江支前民兵參加集訓,學習防空、水上運輸、小船被打翻落水如何自救等。

  由于祁玉良表現出色,團長、政委將他當作支前民工典型來宣傳。4月16日,祁玉良代表靖江民工團到分區開渡江誓師大會,在宣誓大會上,他寫下血書,代表全縣表決心,誓死跟隨大軍打過長江去。“現場用四張桌子拼成主席臺,點著汽油燈,發言人用土喇叭講話,誓師場景讓人熱血沸騰。”祁玉良回憶說。

  1949年4月18日,時任靖江渡江支前民工連連長兼指導員的祁玉良,積極組織船只、擔架隊、馬匹和藥品過江。19日,他們到泰興張家橋接受任務,祁玉良所在支前民工連分到了衛生大隊。

  “4月21日晚上,我們開始跟隨大部隊渡江,當時物資多,女同志多,有21匹騾馬,要等大船,因此安排在第二梯隊。”祁玉良說,登船后不久風雨大作,險象環生。大風大浪,船走得很慢,渡江從21日傍晚五六點到第二天早上五六點,十多個小時,船到岸后,船上每個人身上都濕透了,大家又冷又餓,上岸后還要繼續前進。

  “女同志們盡管身體羸弱,但她們個個意志堅強,沒有一個喊苦的。”祁玉良回憶。(下轉08版)

  渡江前,他忍痛拒絕寡母探望

  (上接01版)

  勇敢與敵人周旋

  將400多名傷員安全送達

  “支前工作看似簡單,其實非常困難。”祁玉良說,渡過長江去的支前民工連,擔任了運送傷員的任務,在前往江陰、宜興、無錫、杭州、上海的路上,他和其他民工搶救了四百多名傷員,除了抬傷員、照顧傷員,每個民工身上還要背負四十多公斤的生活用品和藥品。

  當年的渡江戰役,上級要求靖江組織支前民工6000人,侯河鄉的任務名額是70多人,實際出征162人。“侯河鄉一直是縣委常駐地,各種工作都在這里試點,有‘靖江的延安’之稱。”祁玉良說,“我家里只有我和母親兩個人,我帶頭報名,起到了帶頭作用。”

  從1948年臘月中旬開始,祁玉良開始進入緊急訓練狀態。“我母親坐著舅舅推的獨輪車,帶著鞋子和食品連夜趕到東興鎮的長江邊,想看我一眼。”回憶起70年前的這個細節時,祁玉良哽咽難言,淚水在眼里打轉。那是槍林彈雨之前送別啊!祁玉良說,自己是獨子,八歲失怙,是寡母將他撫養長大。此去兇險未知,自己萬一犧牲,老母親靠誰?可他想到自己是黨員,要做表率,就請同村青年代為探望,“見到你就算見到我了,讓她趕緊回吧。”

  祁玉良說,之所以沒有和母親見面,是因為當時戰前局面緊張,有很多事情要他出面安排。

  過江后,大軍往南,民工隊也帶著衛生醫療物資跟著往南。從江蘇宜興到浙江長興、湖州,沿太湖行軍途中曾遭遇險情。“在湖州市郊,我們差點遭到太湖水匪和岸上土匪的夾擊,國民黨反動派殘余武裝也試圖包圍民工團,所幸我們提前半小時離開,可謂有驚無險。”

  “渡江支前的艱苦不是常人能體驗到的,渡江支前民工隊從出征到京滬杭戰斗結束計七個多月200多天,途經兩省一市和8個中等城市及32個縣,行程近千里。”祁玉良說,當時缺醫少藥,大家經常餓著肚子,穿著草鞋每天跑50公里,晚上是野營,夏天到了,身上穿的還是冬裝。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一分錢,沒有任何物資發。“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堅持完成了3895人次接轉運治療任務。”

  “一天餓著肚子,看到地里有青蠶豆,我們就摘青蠶豆吃,然后把錢留在地里。”祁玉良回憶,民工隊跟傷員在一起,日夜照顧他們,“有傷員大便干結,我們就用手摳,雖然惡臭,但為了傷員我們忍著。”

  隨時都會遇上敵人襲擊,祁玉良勇敢地與敵人周旋,數次帶領民工逃過追殺,將400多名傷員安全送達位于上海浦東的傷員接待站。

  關注家鄉巨變

  退而不休熱心公益

 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后,祁玉良回到靖江工作。

  1956年,祁玉良結婚成家,育有二子一女,兩個兒子先后被他送到部隊參軍。他本人曾在靖江組織部、人武部、建設局等部門擔任領導。

  如今的祁玉良是離休干部,但他生活十分樸素,與家人們一起住在一套幾十平方米的住宅里,家中裝修也十分簡單。

  “70年了,靖江發生的巨大變化我是親眼所見,親身經歷。”祁玉良說,解放初,靖江城東西長不足兩公里,南北一公里余,公路只有穿城的姜八公路能通行,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。解放后,靖江人民生產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特別是近幾年來,市委市政府深入推進高質量發展,城市面貌日新月異,人民群眾生活質量不斷提高。

  “當年我帶領隨軍渡江的支前民工隊,負責傷病員的接受、轉運、治療任務。我們過江乘的是小木船,靠風力和搖櫓板,渡江很艱難……現在江陰長江大橋建起來,一眨眼就到了長江對岸。”離休后的祁玉良沒有在家閑著,經常參加社會公益活動,到學校、機關和工廠宣講渡江故事,講述七晝夜解放上海高橋的戰斗故事,以自己的親身經歷還原當年戰火紛飛的革命歲月,激勵更多的年輕人不忘歷史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  

香港六合彩猪哥报 好运来彩票网址下载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 新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一天赚本金百分之20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囹 手机玩牛牛赢钱技巧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组选包胆是指什么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方 ssc平台一条龙搭建